反派影评

《出租车司机》导演张勋:现在的年轻人早已忘记当年的惨案|编译

2018-03-22


专访媒体:韩国SBS funE频道;
专访首发时间:2017年8月21日;
本文涉及剧透,并对部分敏感词进行了过滤)

张勋导演最近在钟路区三清洞的一家咖啡店里接受了采访,敞开聊了聊选角花絮、片场轶事,也阐述了电影本身携带的多重意义。


记者:关于卡司的选择?

导演张勋:和编剧一见面立刻就想到要用宋康昊,对我而言,他不仅是位高山一样的演员,也是作为艺术家来尊重的一位前辈,和他一起完成电影是莫大的光荣,宋康昊对于“金万燮”这个人物的完成度,是连编剧都始料未及的。

要柳海镇出演是我个人的私心,他在其他电影里作为主演收获了很多观众的喜爱,再要他出演《出租车司机》里“黄泰术”这个戏份并不多的角色,几乎就是杀鸡用牛刀,提出方案的时候都不太理直气壮,就把它当作一个柳海镇影迷的私心吧。柳海镇的角色正表现了光州市民身上最淳朴最有人情味的部分,观众一定会长久地记住这个角色。给柳海镇发信息,问他“要不要出演?”他立刻就应下来了,让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完美承载了影片里重要的精神,非常感谢他。

柳俊烈一看就是通常意义上健康明朗的青年,是那种不管说什么都能立刻吸收并且对接下来事态将如何发展充满好奇心的那种演员,正好符合角色具栽植的气质,在片场也表现得非常勤恳。

托马斯·克莱舒曼在德国声名大噪,以“概念型演员”的形象深入人心,他从东德越过柏林墙到西德发展,一说到穷凶极恶的纳粹军官,难免就会想到他的作品。这次编剧带着《出租车司机》剧本和他会面,他通达地理解了剧本内核,充分反而表现出了剧本需要的模样。和托马斯经过两天的愉快交流,迅速敲定了这个角色,是所有演员里第一个定下来的。


记者:这次的电影以5.18光州运动为贯穿线,在初始设定和调度方面都有不小的阻力。

导演张勋:对于光州的市民来说,记录下这件事,不使惨剧再发生的意义是最大的,现在20、30岁的年轻人很多都对这件事知之甚少,我想让他们让他们对历史有所了解。

现实永远更残酷,电影只是唤醒人们对当年事件的部分记忆而已,只是在试图去无限贴近那段不忍回看的时代中的一个点。为了更忠实地展示“当日的光州”,我们在设定剧本的时候就计划引入外部视角,让第三者目击整个事件。与其说想刺激观众、煽出他们的眼泪,更想让他们在观影过程中自行选择获取某些信息。

影片筹备初期,在电影工作者中间流传着“电影如果有主创上了演艺黑名单,投资都会打水漂”的消息,再加上我们拍的是敏感题材,担心得不到投资。多亏改变心意答应出演的宋康昊前辈,数月之间凑齐了投资和制作团队,剧组的工作人员也从心存疑虑,产生了“一定要把电影完成”的决心。这个状况和影片中的情节隐约有点类似。

记者:为什么选择5.18事件?

导演张勋:稍微有“不忍回首的岁月中的人性闪光更耀眼”的想法,这也是《出租车司机》想表现的一个内容。决定了电影题材之后,除了处处小心,我们别无办法,也考虑过难于获得投资的障碍。总有不忘5.18事件的人在呼吁“把这个电影拍出来吧”,这恐怕也成为了支撑我们的最大力量。

记者:观看电影过程中应该格外注意哪些地方呢?

导演张勋:我并没有把自己当作导演在审视作品,而是代入了第一次看这片子的观众角度。托宋康昊的福,金万燮只是个小市民,而不是以一个英雄的形象出现,我希望观众能像我一样渐进式的理解金万燮,慢慢地和电影产生共情。逃亡路上去而复返的金万燮回到光州,看到市民前赴后继倒下,我希望大家能够像电影里的金万燮一样,长久地记住这个场面。

图注:导演张勋和宋康昊的合作始于《义兄弟》

另外,2015年我去德国,见了尤尔根辛兹佩特。当时带了两个疑问,一个是听了光州的什么消息以至于非到韩国来采访不可,二一个是在韩国遭遇了什么—为了全方位塑造人物,了解他的动机相当必要。然而这两个问题的回答对我多少都没有太大的说服力。他说:‘作为记者当然非来不可。’我又问:‘那您是为了什么成为记者的呢?’他用手指做出了数钱的姿势,这个也被原封不动搬到了电影里。

“因为想赚钱当了记者,又因为记者身份,听了光州的消息自然到了韩国”,听到这个回答,我起初觉得也太将就、太顺水推舟了,但随着时间过去,渐渐地被这个答案说服。彼得也是,金万燮也是,就是有这种为了钱要圆满完成自己工作的人,哪怕这工作再危险也是分内之事,这理由太平凡不过了。实际人物如此,也就没有为了增加戏剧张力设置更多的变化。拜会辛兹佩特记者,我明白了他当时的行动意图和动机,怎么把这样的意图和动机展示出来并令观众信服成了第一重要的事。


此图为微信打赏二维码——网站建设与维护全靠我们业余时间,欢迎大家解囊相助。